又睏又餓到胃痛所以亂寫一下就好。
(↑那到底是為什麼不去睡覺?)


前幾天的事情。

7月號M雜,主題是製作回顧過去眺望未來的自我年表。

一個人一個人看過去,
照例感嘆了一下潤たん真的很喜歡他的工作、ニノ真的演了很多戲、
相葉さん講起自己的幼少時代總是很可以想像又非常可愛、
翔さん真的非常タフ,而且當一般人的時間最長的關係吧,生活圈跟思考方式都最接近普通人。

最後是リーダー。
看到他在京都的那兩年,突然像被什麼打到一樣,
想起他在アラシゴト裡面說的,不甘心自己明明跳得比較好卻都被排在後面,
一聽說去京都可以讓他メイン,就那樣不顧一切的去了。

那時候他才17歲呢。
為了做他想做的事情,那樣毅然決然的跑去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地方,開始全新的生活。
雖然他後來說那段日子的舞台其實很悽慘,但就算那樣他依然撐著待了快兩年呀。

之前都像聽故事一樣看過就算的這段經歷,那天卻突然讓我認真的思考起來。

17歲的時候,我在幹嘛呢?我曾經有過那樣的勇氣嗎?

或者該問的是,我這輩子,能不能像那樣,
不思考多餘的事情、不瞻前不顧後也不退縮,憑著一股勁朝自己的目標勇敢踏出去呢?


答案還沒出來,翻開下一頁的瞬間意外再度被狠狠打中。

跨頁的大張照片,鏡頭下的五個人像是走在前方忽然回過頭。
不知道為什麼(噢當然是我濫情的擅自以為),我覺得那神情好像在說,
嘿在後面幹嘛呀,要走囉快跟上!

然後目光移到即使是照片眼神還是那麼有力又堅定的翔さん的時候,突然就不行了。
想著,這些人啊,真的是很努力又很喜歡自己的工作耶。

跟同年代的他們比起來,自己到底在幹嘛呢?有沒有付出過一點可以稱之為努力的努力呢?

いくら涙の沸点が低いと言っても、写真見て泣き出すのは実にはじめて。
さすがに自分でも引いた。だいぶ気持ち悪い(爆)


好啦其實大概也是因為最近遇到的一些人跟事情讓我深深感覺到自己的孬與廢吧。
總是給自己很多理由很多藉口去放棄那些自己想要、或應該要追求的東西。

真的是很沒臉愛あらち耶我。

連帶想起Time DVD裡リーダー的那句,「もっと僕らと一緒に、人生をともに」
就算已經因為翔さん的挨拶哭到亂七八糟,聽見那句話的感動還是一點都沒有少。

我想是因為他用了「人生」這兩個字吧。
像日放說的,雖然是那麼遙遠的存在,可是他們給人一種並肩前進、一起成長的感覺。
看著他們在他們的舞台上努力,就會覺得,自己也要加油一點才行啊。
然後在一年一度的お祭り上一起開心喧鬧交換能量,充飽電以後繼續各自努力,
期許明年再見面的時候,彼此都是更好的自己。

當然也許都是放的一廂情願啦。
可是這些人說的話做的事,都讓人真的相信這種柏拉圖關係(?)是可能的,
像翔さん寫的詞一樣。

「いま僕らは交点を結び それぞれの道へと進み」
「僕はそして交点の先へ....いつかまたね交点の先で」


唉算了越寫越像假的我詞窮Orz
睡去(爬走)


創作者介紹

蘇格娜

sug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