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最後,像是梗在心裡的結塊崩解,淚水湧出無法克制。

雪穗是個壞心的女人。狠心的女人。算計的女人。
可是,也只是一個從來沒有得到過愛的小孩。

她說,我對亮做的事,跟對其他人做的不一樣。
我不指望亮以外的人瞭解我。

怨恨別人的幸福,想要親手毀壞。
誰都曾在心裡一閃而過,卻不敢不想不願不能化為言語行動。
可是雪穗對亮司說了。清楚而直接。

有的時候,明明知道自己是不對的,不可以的,
但面對某個人,卻會執意希望他是那個唯一的理解,唯一的支持。

我知道我不對。我知道你知道我不對。
可是我還是想要你那麼做。
無論如何。

在別人眼裡也許這是雪穗的殘忍自私,
但是我卻不知道為什麼好像能懂得雪穗的感受,
那種太孤獨太空洞太需要有人不管對與錯都願意站在自己這邊,的那種絕望心情。

怨恨著那個比自身存在更龐大的不公平。
覺得被虧欠。覺得委屈。

一次也好,想要徹底任性徹底被包容。
這樣的雪穗,在我眼裡,像個受過傷的小孩。
那些心機那些算計那些狠毒那些殘酷,
其實根源只是那個心裡最柔軟的部分被狠狠傷過的孩子,還活在雪穗身體裡,
聲嘶力竭哭喊著從未得到過的愛與幸福。

終於明白這齣戲為什麼是「純愛」。
終於明白,讓人不惜用染血雙手顫抖追求的,也可能是純然的美好。
太過一途,只看得見眼裡的太陽。
為了那光亮,只有不斷不斷在白夜裡奔逃。

So sad。


創作者介紹

蘇格娜

sug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