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覺得唯愛的心得好難寫。
濃縮到最後,我只有一句「啊,真的是北川」。

一樣是那麼精巧卻不露痕跡的對白,彷彿可以自然嵌入生活中,
卻又讓人驚心於那簡單的字句聽在耳裡蕩漾出的漣漪。

一開始龜的獨白就狠狠抓住我了。


「たとえば、夏の日の花火みたいに、忘れられない、
 たった、たったひとつの恋なんていうのがあるとすれば…
 それはやっぱり、20歳の頃の恋なのかな。

 でも、僕らときたら、そういうことはまるでダメで…
 なんていうか…ダサいし。金ないし。
 おまけに、やっていることもカッコ悪かった。」


挹鬱的口吻,帶出了三個慘澹營生之餘還得拿著水桶潛入禁地釣魚的大男孩。
明明是有失體面的行為,卻因為和夥伴一起,還能嘻嘻哈哈苦中作樂。

對照身著昂貴和服學習茶道的大小姐菜緒,原本不應該有交集的兩個人,相遇了。


「でも、僕は…君と出会った。」


要說的話,這種羅蜜歐與茱麗葉式的劇情的確是老梗,
但卻也證明了只要腳本功力深厚,就沒有老到玩不出新意的梗。

從相遇到赴宴,這中間的轉折一氣呵成,
我尤其喜歡在階梯上弘人和菜緒不甘不願咬牙切齒互相道歉的那幕,想起櫂和沙繪、柊二和杏子,
似乎男女主角間總是要來這麼一下互看不爽惡言相向的橋段,才算是夠深刻的開場白。

Party上簡單幾句對話來往,
就勾勒出了打從心底不屑愛物拜金女的弘人、消極退縮的亞裕太,和一根腸子通到底的草野甲。

明明對有錢人不把人當人看的高傲態度反感至極,
卻又惡作劇似的玩起收集電話號碼的把戲,而後又一股腦揉爛了眼不見為淨。

弘人的憤世與乖僻形象,就是這樣一點一滴建構起來。

 
至於菜緒,從一開始就是有什麼說什麼的直純性格。
在party上二度相遇,直直走到弘人跟前怒斥他「你看什麼看!」,
這安排真讓我想鼓掌叫好,畢竟在心底嘀咕誰都會,當面爆發可就不是誰都做得到的。

也因此,後來兩段弘人對菜緒說的話,都噹一聲敲得我腦海嗡嗡作響。


在池畔菜緒說,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裡不夠好。

「そういうとこじゃん。」
「だから、今みたいなところ。てか何でも喋りすぎだよ。」


在丘公園,弘人問菜緒:

「あんたいつも正直すぎるよ。
 なんか、そういう風に生きてきて、傷つくことなかったの?」


看似簡單不經意的兩段話,卻充分顯現出弘人與菜緒之間的對比。
一個敏銳而封閉,一個純真而率直。


其實從菜緒滿心歡喜以魔女裝扮赴約就可以看出她是一個多純真、被保護得多好的大小姐。

普通沒有人真的會穿成那樣出門的吧?
會忌憚路人的眼光,更怕最後只有自己一個人興高采烈扮裝到場的難堪。

可是菜緒卻完全沒有這樣的顧慮。
她只是很開心,像個雀躍的小女孩拿著手杖要去赴這個萬聖節的約定。

北  川  老  師  妳  打  死  我  了 。 


像這樣充滿巧思的小細節,堆疊成了我最喜歡的氛圍,
天啊我有種又要被重擊一次久久不能平復的預感。

管它收視率怎麼樣,我真的感激到要流淚了。


算了早就知道這種青春群像純愛劇是我的死穴。
才第一話我真的不要太感激涕零,畢竟讓菜緒生病這一點我還沒有真正納得哈哈哈。

來吧北川老師快說服我!!
我相信妳可以!


--
亂七八糟的跳躍式心得。
因為我睏了。

而且我發現我疑似有過度吹捧北川的傾向。
但就讓我在自家地盤胡亂嘶吼一下這累積多年如滔滔江水般的景仰與崇拜吧。



創作者介紹

蘇格娜

sug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leueye
  • 好戲的心得很難寫<br />
    因為你不論如何地吹捧都無法表達心中的感動<br />
    <br />
    一堆人在說老套老套<br />
    卻忘了能夠製作出一部美好的老梗劇也是不容易的= =
  • sugna
  • 給樓上~<br />
    <br />
    對阿我也覺得連老梗都使不好的狗是想學什麼新把戲!(いきなり是在怒斥誰XDDD)<br />
    重點不是新不新舊不舊,而只是很單純的好不好巧不巧。<br />
    <br />
    欸我覺得我怪怪的好像在寫繞口令XD<br />
    就這樣好了哈哈哈(逃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